拍賣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拍賣案例

一起違反《拍賣法》的案例

    一、案件概況:

    ***糧食購銷企業改制工作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的相關規定,將***糧食局下屬各購銷企業房地產委托給***拍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公開拍賣。長城公司于2005年10月27日在《***》(第14733期)發出了“于2005年11月11日下午2時在***酒店七樓會議室對***糧食局下屬購銷企業房地產進行公開拍賣”的公告,其中**公司房地產為本次拍賣活動的8號標的。2005年11月11日12:00時前,案件中的三個當事人鐘某、劉某、楊某分別到**公司報名參加8號標的競買,并分別向**公司交足了報名保證金25萬元,成為8號標的獨立競買人。當事人在分別登記成為8號標的競買人后,于當天下午1:30分左右在**城南**餐館協商簽訂了“為降低市場風險,分攤成本,二方由競爭對手轉變為合伙競買人”的《聯合購地協議書》,并達成了“在拍賣時由楊某舉牌應價250萬元,然后鐘某舉牌應價251萬元,其余兩方不再競價,由鐘某代表三方競買成功”的一致意見。隨后劉某通知其合伙人在拍賣時不得亂發言,不得亂舉牌,一切聽候指揮。在2005年11月11日下午2時舉行的拍賣會上,當事人按照下午1:30分左右在**城南**餐館共同訂立的協議,由鐘某以251萬元買下了8號標的,并且在鐘某舉牌競價251萬元時,劉某方的合伙人本要舉牌競價252萬元,但被劉某制止了,最終由鐘某以251萬元競得8號標的。

    二、處理結果:

   **局通過調查認為:當事人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構成了競買人之間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利益的違法行為。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第六十五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除依法確認2005年11月11日**公司對8號標的的拍賣結果無效外,對當事人鐘某處以11.1萬元人民幣的罰款,對劉某處以7萬元人民幣的罰款,對某處以7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鐘某以未實際損害他人利益、證據不足為由向**市中級法院提出訴訟,市中院通過開庭審理,以沒有實際損害他人利益為由判**局敗訴。**局不服,向省高院提起上訴,省高院開庭審理后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證據不足撤銷一審法院判決發回安康中院重審。中院重審后仍以上述理由判**局敗訴。**局再次向高院上訴,高院再次審理最終維持了**局的處罰決定。

    二、爭議焦點

    原告認為:被告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原告“損害他人利益”,損害了若干。即使“惡意串通”,但并未“損害他人利益”,也不能適用第37條進行處罰。何況相反的證據證明原告不僅未“損害”,而且使國資增值3萬元。”,**中院認為惡意串通與損害他人利益的法定條件應當同時具備。

由此看來此案的關鍵是損害他人利益是不是違法行為認定的必要條件。

**局認為:


    1、《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的立法宗旨是為了規范拍賣行為,維護拍賣秩序,保護拍賣活動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拍賣活動應當遵守有關法律、行政法規,遵循公開、公平、公正、誠實信用的原則(見《拍賣法》第1、3、4條),在本案中,委托人(**縣糧食購銷企業改制工作組)按照《拍賣法》的相關規定,將**縣糧食局下屬各購銷企業房地產委托給**拍賣公司公開拍賣,其目的是要通過公開拍賣,公開競價,體現國有資產價值的最大化。三個獨立競買人成了合伙人,拍賣的過程和結果完全按照三個人的約定實現了,使整個拍賣過程成了事實上的一個人參與的競爭,沒有對手的競爭,買受人鐘**成了最大的受益人,以約定的低價251萬元買到了8號標,而8號標無法在真實的情況下發掘其潛在的價值,實現國有資產價值的最大化,其行為違背了公開、公平、公正、誠實信用的原則。

    2、《拍賣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國家工商局令第101號)第九條規定:“競買人之間不得有下列惡意串通行為:”

第(1)項:“競買人之間相互約定一致壓低拍賣應價;”

第(2)項:“競買人之間相互約定拍賣應價;”

第(3)項:“競買人之間相互約定買受人或相互約定排擠其他競買人;”

    上述規定是禁止性的行為規定,只要有上述行為,就是違法行為,而本案三個競買人簽《聯合購地協議書》的目的就是壓低拍賣應價,且約定了拍賣應價及買受人。只要有上述一項就已構成惡意串通的違法行為,當事人已同時違反了三項禁止性的規定。

    3、調查材料證明,劉某最初和其合伙人對8號標的最高心理承受價為300萬元,楊某和其合伙人的最初心理應價為270---290萬元,而作為8號標的的擁有者的代表原漢陰縣糧油收儲公司認為應該競到280萬元的,但沒想到拍賣時競到251萬元時就不動了。劉某的合伙人因在拍賣開始時不知道三方已達成協議,在鐘某舉出251萬元時,本要舉牌應價252萬元,但立即被劉某制止了。如果不是劉某按照他們的約定制止,劉某的合伙人肯定就會舉牌應價252萬元(很顯然,251萬元不是8號標的的最高應價),那樣就拉開競價的序幕,通過真正的競價,競出的最高應價才是真正的房地產價值,真正的最高應價者才是符合《拍賣法》規定的合法買受人。

    4、8號標的的潛在價值究竟有多大?對此**局作了大量調查。這里有幾組數字表明:(1)8號標除房產外其土地面積為10067平方米。(2)原告按城建規劃實際可以出售的土地面積為(原告對8號標所作的出售規劃圖)7758.31平方米。(3)原告現已賣出四塊地,平均價為1151元/平方米。(4)按1151元/平方米計算,原告可賣出11,637,000元。(5)還未包括尚未計算的房產價值(當時房產房產價值評估為100萬元)。

    5、判斷是否損害他人利益的關鍵在于不能把評估的248萬元作為該案國有房地產的實值價值。因為評估價只能評估出基本價值,而不能反映市場的需求、個人需要、地理位置、環境條件等因素在內的市場價值,這些價值的實現就要用競價拍賣的方式體現出來,況且**縣糧食企業改制工作組委托拍賣公司以250萬元起價進行公開拍賣,已明顯高于評估價248萬元。況且《拍賣法》第37條的原文是:“競買人之間、競買人與拍賣人之間不得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利益。”這是一條禁止性規定,規定“競買人之間、競買人與拍賣人之間不得惡意串通,只要有前面惡意串通的行為,就會損害他人利益。

    6、三人的惡意串通行為,直接影響了拍賣過程的公正進行和拍賣結果,8號標原企業的40名下崗職工成為直接的受害者,因為所有的違法行為必然具有危害性,這是基本的法律常識。《拍賣法》之所以對“惡意串通”做出禁止性規定,就是因為在拍賣過程中如果實施了串通,必然會影響到拍賣結果的公正性,拍賣結果受到影響,就必然對社會、國家、集體或個人造成損害。而現實的事實是本案的三個獨立競買人都實施了串通,并且拍賣過程和結果完全按照事前的串通得以實現。因為8號標是國有資產,如果在公開、公平、公正、誠實信用的情況下競買,國有資產就可以挖掘出真實潛在的市場價值,實現國有資產價值最大化。

    從上面6方面來看,損害他人利益并不是違法行為認定的必要條件,兩級人民法院歷時兩年半通過四次審理,最終**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了**局的處罰決定,維護了國家法律的尊嚴。


 


亚洲色中文字幕无码av